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秒速牛牛开奖 > 通道命令 >

湖南通道转兵历史转折

发布时间:2019-06-25 09:3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烈日当头。室外的天气,与通道县“恭城书院”幽静的氛围,形成鲜明对比。眼前这座古书院,因82年前的一次会议,站在了历史节点上。

  1934年,离开中央苏区,开始悲壮长征的红军,在广西强渡湘江,令山河含泪。战斗之后,队伍从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至3.4万。

  当那面画着镰刀斧头的红旗,艰难地翻越广西与湖南交界的大山,来到湖南通道县时,历史走向发生了变化。

  恰与这里的通道县名相应,红军在这里召开了著名的“通道会议”。红军开始认真思考向何处去的问题。中央领导层召开会议,决定:同意的提议,放弃北上计划,转兵西进贵州。

  这是对中央红军和中国革命至关重要的历史决定,是带领红军走出困境,推动革命走向胜利的历史决定。

  硝烟弥漫的年代已经过去,化作历史星空中一抹灿烂。但红军留下的史诗,我们世代不忘。

  7月下旬,党报联盟“重走长征路”采访团,离开广西,一路向北,走进湖南通道县、城步县,近思刻骨铭心的艰难岁月,记述永不言败的红军精神。

  重走长征路采访活动记者在湖南通道恭城书院留影。1934年12月12日,红军长征途中在这里召开了著名的通道会议,实现了“通道转兵”战略转移。

  被飞机炸断了树干的老樟树,见证了1934年12月红军长征途经梨子界时遭受飞机轰炸的历史。

  当地村民告诉记者:82年前,红军就是经过这个名叫总关桥的廊桥,转兵前往贵州黎平。

  在通道,在城步,一个个与82年前相关的遗迹,把红军不能磨灭的印记,镌刻在苍茫土地上。

  那一个个深深浅浅的战壕,那一座座巍然耸立的纪念碑,在林荫,在远山,都在告诉人们不能忘却历史,都在让人荡气回肠。

  7月27日,在通道县溪口镇小水村支书李明良的带领下,采访团一行爬上大坡界山。这座山并不高。还在山脚时,李支书就指着半山腰说:“红军是从那个地方跳崖的,大概有50米高。”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8万余人进行战略转移,开始了艰苦卓绝的长征。但是,长征的队伍并不是同一时间从同一地点出发,在此之前,有一支特殊的部队按照中共中央的命令,已经先行开拔,一直往西入湘,为中央红军战略大转移探路,这就是著名的红六军团。

  1934年9月14日,红六军团由绥宁县黄桑坪向通道县杉木桥前进。“红十八师已大部分过了小水,突遭敌军截击。敌军占领了小水大坡界主峰,阻止红军西进。为了牵制住敌人,占据大坡界山腰高地的红军掩护部队浴血奋战3个多小时,34名红军指战员英勇牺牲。”小水村党支部书记李明良带着记者一路攀登,找寻当年这场战斗留下的遗迹。

  李明良告诉记者,小水战斗中,8名红军战士在敌众我寡、弹尽粮绝、腹背受敌的情况下,集体跳下悬崖壮烈牺牲。红军主力在掩护部队的掩护下迅速抢占驾马制高点,傍晚向驾马之敌发起猛攻,突围后挥师南下。始建于1991年的小水战斗纪念碑记录了这场惨烈而悲壮的战役。

  “这里就是当年红军挖的战壕,他们就是趴在这里伏击山下的敌军。敌军当年在驾马制高点留下的4个作战工事也还在。”李明良指着地上的一个坑洞告诉记者。

  战壕只是粗浅地挖了一个坑,每个坑可至少供一人使用,这些并不深的坑洞大多已被杂草覆盖,不扒开杂草,几乎没有人会注意到它们。82年岁月变迁,这个曾经枪林弹雨的山峰,周围已是亩亩良田,站在峰顶,能看见小水村的美丽乡村建设新貌。

  在离小水村不到1小时车程的万佛山镇五一村,记者见到了老红军邹盛栋的儿子邹贤松,“我父亲是江西上饶人,在湖南的梨子界战役中,头部、眼部、背部受了重伤,没能赶上大部队。被这里的村民收为义子,留了下来。”

  这是与革命有着不止一代渊源的家庭,邹盛栋的父亲邹可铨,1929年参加革命,是领导地方武装起义的干部,1931年冬,被敌人杀害,光荣牺牲。邹盛栋接过父亲的革命红旗,14岁便参加了红军,1934年,随红一方面军第三军团参加长征。

  1934年12月10日,由彭德怀任军团长的红三军团作为左路军从广西龙胜县进入湖南通道。在梨子界,红军遭遇广西军阀及地方武装的阻击及敌机轰炸,数十名红军指战员牺牲。邹盛栋就是在这场战斗中受了重伤,枪伤导致的左眼流脓,困扰着他直到2012年去世。

  “1972年,有部队回来确认了父亲的红军身份。1975年父亲回了趟江西老家,在江西的纪念碑上看见了自己的名字,家乡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

  从通道县城驱车约20公里,来到梨子界红军烈士墓。墓旁被炸断树干的老樟树是梨子界战役的见证者。树枝上,绑着一根红飘带。红军离开后,当地群众自发行动起来,捡拾在梨子界战役中牺牲的红军战士遗骸,将他们集中埋葬。

  采访团在当地人带领下,走过红军留下深刻烙印的土地,历史片段地还原:无论是先头部队红六军团,还是中央军。他们突破湘江,翻越大山,到达湖南时,已疲惫不堪。但英勇红军不畏牺牲,对于这群饱含信仰的战士来说,前进,就是方向。

  见证通道转兵历史的恭城书院,是中国现存最完好的一座侗族古书院。登上二十多级台阶,踏进书院正门,一股幽静的气息扑面而来。

  书院屋内,两张拼接而成的桌子和七把有座次排名的椅子,重现了82年前那场改变历史的会议。

  1934年12月12日下午,恭城书院里,寒风彻骨,气氛压抑。一个攸关红军命运和中国革命前途的临时紧急会议——“通道会议”在这里召开。

  会议由周恩来主持,主要讨论战略行动方针问题。参加会议的还有博古、张闻天、、王稼祥、朱德、李德七人。的位置被安排在了桌子的边角。

  中央红军战略转移离开江西时,原计划是北上进入湘西会合二、六军团,然后以此为依托转入反攻。但是,湘江之战,红军遭受惨重损失,损失数万兵力,几乎陷入绝境。

  1934年12月9日起,中央红军兵分3路进军通道。在中央红军向通道进军的时候,敌人己判明红军将去湘西的意图,把防堵中央红军北上与红二、六军团会合作为兵力布置的重点。在湘桂边这个方向上,摆放了10余万兵力。可是,负责中央红军军事行动指挥的博古、李德,无视敌情,仍然坚持由通道北出湘西,准备率领红军继续往蒋介石布置好的包围圈里钻。如果不改变原定的前进方向,中央红军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

  会上,李德、博古仍坚持去湘西的计划。根据敌我双方的军事态势,建议中央红军放弃北上同红二、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立即转兵向西,到敌军兵力比较薄弱的贵州去开辟新的根据地,挽救危局。

  李德在多年后写的名为《中国纪事》的回忆录里,有这样一段记载:在成千上万的红军献出了生命之后,终于获得了表达自己主张的机会,这说明高层正发生这一种微妙的变化。对于来讲,这是自1932年以后,他第一次参加高层会议。

  参加会议的多数同志赞成和支持提出的方针。李德因为自己的意见被否定而提早退出会场。会议根据大多数人的意见,通过了西进贵州的主张。

  史料记载,当天晚上7时半,中革军委向各军团、纵队首长发出西入贵州的“万万火急”电令。12月13日,中央红军在通道境内突然改变行军路线,分两路转兵贵州,把几十万追击的敌军统统抛在湖南的西南地区,使敌人在湘西消灭红军的企图破灭。

  在书院二楼环顾四周,飞檐翘角,古老青砖,让这栋200多年的“木屋”格外古朴、庄严。虽不时有游客前来参观,但房间里似乎还弥漫着当年那千钧一发的紧张,而窗外已是82年后的沧海桑田。

  通道县,因900多年前当地官吏开通道路一千二百里,沟通湘、桂、黔毗邻地带而得名。当年开路的人们不会想到,数百年后,“通道”让陷入困境的中国工农红军有了“通道”。

  “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首/离天三尺三;山/倒海翻江卷巨澜/奔腾急/万马战犹酣;山/刺破青天锷未残/天欲堕/赖以拄其间”。

  这是正式发表的诗词作品中的一首,其标明的时间是“一九三四年到一九三五年”。这个时间,始于红军翻越绵延于广西与湖南的“老山界”之时。

  老山界,是中央红军长征中翻越的第一座大山,海拔2000多米,是越城岭的最高峰,也是五岭的最高峰。红军是翻越了这个山峰,才从广西顺利转移至湖南,并在通道县做下“转兵”的重要历史决定。

  9月28日,采访团一行来到越城岭位于湖南境内的其中一个峰,如今这里已有公路盘旋而上,半路下车,抬头看,山上古树环绕,山岭直插云霄。

  当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1934年12月4日,红军第一纵队从塘坊边出发,下午开始翻越老山界。这里靠近主峰猫儿山,山路险陡,很多悬崖峭壁,靠几根原木架成的栈道通过。这种栈道没有栏杆,长满青苔,走在上面又滑又晃,使人头晕目眩,胆战心惊。

  除了栈道外,还有很多险道。伤病员们都下了担架,由其他同志背着或搀着走。有几匹马踩空了脚,摔下了万丈深渊。但红军以惊人的勇气和毅力,经彻夜行军,终于带着骡马,抬着辎重,胜利通过了老山界。

  一位红军在回忆录中写到:老山界是我们长征中所过的第一座难走的山。但是我们走过了金沙江、大渡河、雪山、草地以后,才觉得老山界的困难,比起这些地方来,还是小得很。

  虽然“小得很”,但事实表明,与后来长征的万水千山相比,翻越老山界的过程虽没有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却是许多老红军回忆录里都会谈到的地方,老红军们都对翻越老山界刻骨铭心。

  徒步走完两万五千里长征路的罗开富在日记中写道:从红军一些回忆录,从现场的采访,从红军血染湘江给我的心灵震颤中,我觉得红军通道转兵意义十分重大,说它挽救了红军,挽救了党,也不为过。

  1934年10月10日,红军离开江西瑞金,途经福建、广东、广西几省,至11月,已历经一个多月的颠沛流离和艰苦转战。在始终数十倍于己的敌人的追击、堵截和合围中,在平均三天就发生一次激烈大战的血雨腥风中,在饥饿、寒冷、伤病和死亡的威胁中,他们勇往直前。在广西,面对敌人第四道封锁线,红军浴血奋战,拼死留住革命火种。

  面对惨烈代价,英勇红军没有停止长征的脚步,继续向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宣战,翻越老山界,并在通道做出转兵的决定,书写出历史上最为震撼人心的诗章。

  在《回顾长征》一书中写到:“当时,如果不是毛主席坚决主张改变方针,还剩3万红军的前途只有毁灭。”

  通道转兵后,1934年12月18日,中央政治局在黎平举行会议,正式通过决议,放弃向湘西前进计划,改向黔北挺进。湖南省怀化市文联主席杨少波认为,通道会议直接为黎平会议作出改变战略方针的决定作了必要准备,也为遵义会议的胜利召开,实现历史伟大转折创造了前提条件,为确立同志在党内和红军内的核心领导地位奠定了最初的基础。

http://4kci.com/tongdaomingling/313.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